世界之门用户使用反馈
  《君权天授 德治天下》   tieshuo679 - 2010-03-20 Reply

编辑同修:

新春好,辛苦了!

《君权天授 德治天下》一文,是以“天人合一”之理 ,通过社会科学讲真相。中华的传统文明,并从理论上剖析中共的邪恶,想進一步深入的讲清真相,特别是对知识层。但因个人水平有限,诚请同修修改、指正。有劳了!谢谢!

合十   

                        您的大陆同修  灵子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

 

 

君权天授  德治天下

灵子

(一)
“天人合一”是我们祖先传统的宇宙观。对这个“天”,历来的说法很多,我理解一般是指:天理、天法,即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或遵照宇宙特性主掌乾坤的高级生命——佛道神。
牛顿曾在出《数学原理》第二版时,写下了一段话,以表达“神造宇宙”的信念:“这一尽善尽美的包括太阳、行星、彗星的大系统,惟有出于全能的上帝之手……就像一个盲人对于颜色毫无概念一样,我们对于上帝理解万事万物的方法简直是一无所知。”

天神造就了天体中的一切物质、一切生命,也造就了人。同时主宰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执掌着朝代的兴衰更替。传统文化讲“君权神授”,即天授,故称皇帝为天子,就是天之子。

李洪志大师说:“人类的发展是高级生命在很高的层次中才能够控制的按照发展规律在進行着。”(《转法轮》)

《易·乾》中把天子又称为“九五之尊”。古人认为,九在阳数(奇数)中最大,有最尊贵之意,而五在阳数中处于居中的位置,有调和之意。这两个数字组合在一起,既尊贵又调和,无比吉祥,实在是帝王最恰当的象征。
天子虽然在人世间至高无上,但是却授命于天,要按上天的旨意办事,以德治天下。

   老子的在《道德经》中说:圣人恒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

孔子曰:以德治国者,方能安邦。在儒家经典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概括了君主以德教化人,以德治国之理。所以,需吾日三省吾身

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孟子的德政学说认为:有了民众,才需要建立国家;有了国家,才需要有个“君”,“君”执掌国家是为民众的。

贤哲们民为贵的思想,是说民众的地位与权力,是至高无上,不可动摇的。一切政治权力与政治制度,从根本来说,都是来自民众、治于民众、为了民众。

中华民族的文化是神传给人的,又叫半神文化,中原大地称为神州。释教的善恶必报法理,道家的爱民治国主张,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标准,“佛道儒”三种思想交相辉映,规范了华夏文明古国的为君之道与社会的道德基础。
 天神不但以天理德教化于人,还在上古时代,以圣贤的“中华五帝”之德行,为历代君王树立了榜样。据《史记》记载:“五帝”分别是黄帝、颛顼、帝喾、尧和舜。他们秉承天意,修己以安百姓,完成他们的使命,为百姓所拥戴。
黄帝被称为华夏的“人文始祖”,他修身求道,从不懈怠,顺天而治,行道天下,人们谦让和睦,风调雨顺,没有贼盗殴斗,甚至所有生灵都受到他的感化。
颛顼帝沉静稳练而有机谋,通达而知事理。他推算四时节令以顺应自然,依天理以制定礼义,理顺四时五行之气以教化万民,洁净身心以祭祀神明。 

帝喾遍施恩泽于众人,不考虑自身,吃穿用度与百姓一样,了解百姓之所急,关爱感化万民,行仁德而不失威严,温和而且守信,天下无不归顺。

尧帝的品质和才智也是非凡绝伦,《史记》上说:“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舒”。推行德治,教导臣民以“五典”——即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以五种美德指导自己的行为,教化百姓和睦相处,做到“九族既睦”,使民风淳厚。河间献王刘德对尧帝曾评价:尧对天下人心存关怀,尤其担心穷人,同情民众的痛苦,担忧他们不能事事称心如意。只要有人饥饿,他就说这是我使他饥饿的;有人受寒,他就说这是我使他受寒的;有人犯罪,他就说这是我使他犯罪的。他的仁义摆在那里,他的德化范围广大;所以不需要奖赏,而民众自己就会作好;不必惩罚,而民众就被治理得很好。这是唐尧治天下的方法。

舜帝“孝闻天下,德播世间。”在痴父继母、异母弟骄横跋扈的家庭里,能孝顺父母,善待兄弟,以德报怨,他的宽宏气度感化了家人;他耕于历山,把肥沃的土地让给他人。无论在哪里,他高尚的仁德都能够感化周围的人。

五帝时代以德治天下,君王高尚的道德与天相配,是中华文明的奠基时期,是大道昌明、内容丰富多彩的时代。人们敬天神,对上天充满了感恩,尊崇道德,万邦协和,一派清明、太平景象。这才是真正的人类应有的社会状态,实为后世之楷模。
(二)
顺天意,重道德,就是遵从宇宙特性“真、善、忍”之天法,以此最大的贤德治天下,必会感动于天地。《洪吟二·大法行》中说:“三字真言/理白言明/常人知表得厚福/官吏知浅明如镜/王知理/安邦治国/得太平/出盛世/君臣正/延阴福/民安定/五谷年年丰”。

中华历代明君都是效法先帝,尊天理,讲德治,施仁政,有许多感人的史实,被千秋传颂。

商周时期,有个“划地为牢”的故事。周文王以德政治理西岐,善待百姓,爱民如子,敬天守法,都相信“善恶有报”,故意犯罪很少,大都是过失犯罪,正常的社会秩序很容易维持。人们讲天理、良心,犯罪后都惭愧而想自惩。所以只要在地上划个圈,“囚禁”犯人,犯人也不“越圈”逃跑,真正是从内心想赎罪。人们有了“心法”,就能自己约束自己。

唐太宗体察民情,仁慈子民,感动于上苍。贞观六年新年前(十二月)纵使390名死囚犯回家,和老幼亲人团聚9个月之久,约定贞观七年秋(九月)期满回来就刑。由于大唐天子的恩德感化,结果死囚们均出人意料地按时归狱。唐太宗有感于这些诚信忠义的死囚,又下诏将其全部赦免。白居易曾有诗赞誉:“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 从而天下称颂,人心向善,出现了大唐盛世。直到后来移民国外的华侨,把集居地都称为“唐人街”,并以“唐人”为自豪。

周易八卦中,以天为乾,尊之为天道;以地为坤,奉之为坤德。天子凡登基皇位,都敬天拜地,发誓要德治天下,造福万民!愿接受到“天地”的制约和惩治,并设谏臣和史官,监督与记载自己的言行。当逆天失德时,要下诏罪己,向上天忏悔。

古代帝王,凡出现天旱地涝、山洪海啸、瘟疫等大的天灾,都是从君主德政上找原因 君王下“罪己诏”,大赦天下。殷商史书上记载:成汤登上王位的时候,天下大旱,太史占卜之后说:“这旱灾,须是杀个人祈祷,乃得雨。”成汤说:“我所以求雨者,正是要救济生人,又岂忍杀人以为祷乎?若必用人祷,宁可我自当之。”遂沐浴斋戒,剪头发,修指甲,束手自缚,素车白马,减损服御,身披白茅草,如同祭祀的牺牲模样,在桑林旷野设坛向上天祷告,检讨自己的行为,灾情因此而得到缓解。中华的古书、传统的文明都讲:一国之君的德行,会影响社稷发生不同的变化。

在人类的文明史上,不但有仁德之君,也出现了崇尚武力的无道之君,也可谓“上天的安排”。有了反面的教员,才让人懂得什么是暴政,什么是残忍与暴君。

商朝临灭亡前的末了一个君王——纣王,是一个暴君。他刚愎自用,拒绝谏言,迫害贤良,残害百姓,荒淫无度,做“酒池肉林”,结果历时六百年之久的殷商王朝,最后断送在他的手中。曾有这等残暴之事:“敲骨剖孕妇”。纣王宠信妃子妲己,活活地将老少二人腿骨敲断以验骨髓;又活活地将三孕妇剖腹以验胎性,然后抛尸以取乐。《封神演义中写道:“自此肆无忌惮,横行不道,惨恶异常,万民切齿。… …当日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有一句著名的成语“助纣为虐”。就是劝诫人们不要“帮助恶人做坏事”。

秦始皇以武力征服六国,一统天下,被称为“秦帝国”。历史上“皇帝”之称号就始于秦始皇。他想保江山社稷永世长存,一心要做万代“龙子龙孙”之祖,又称为“祖龙”。他认为“儒生”和“书”是对自己政权的最大威胁,从而大发淫威,“焚书坑儒”,实质是“愚民政策”。自以为让百姓无知,方可高枕无忧。    

始皇帝自恃强大,暴虐无忌,失德于天下。当时民间流传一石碑之上,刻着显现天意的谶语:“亡秦者,胡也”。于是秦始皇寝食难安,认定亡秦之“胡”乃北方胡人,便起30万大军北伐匈奴,并劳民伤财地修筑长城。然而天意难违,在秦二世胡亥当政时秦朝灭亡,原来亡秦之“胡”,恰恰是他儿子胡亥。

号称强大的秦帝国,只维持了短暂的15年便灭亡了。秦始皇的暴虐,被万民所唾弃,后人多有评说。时过一千年之后,晚唐著名诗人、异才章碣,写了七律诗《焚书坑》,堪称唐诗中的名篇,给古今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仅仅四句诗,有力的对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暴行,给予辛辣的讽刺和无情的谴责:竹简、绢帛,是多少人辛勤抄录、代代相传的书籍,眼看着销毀在浓烟之中。焚书坑里烧掉的不仅是中华文化之瑰宝,同時也断毁了大秦江山。枉自拥有无数的雄关大隘、江河险阻,可是却“帝业虛”,再也锁守不住“祖龙”的王朝,顷刻就倒台了。原以为“焚书坑儒”就会江山万年永固,结果适得其反:焚书坑里的灰还沒有冷,秦王朝就陷入风雨飘搖之中。于山东陈勝、吳广起義之后,被刘邦和項羽推翻了,而刘邦和項羽谁也不是读书之人。不讲德治,靠“愚民”是无用的。

在世界史中也有暴君存在。古罗马的皇帝尼禄,为了嫁祸于修善的基督徒,先使人在罗马城广场纵火,让人们对其产生愤恨,然后野蛮地残害基督徒。有史学家记载:在皇帝的私人竞技场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兽皮,让狼狗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紧捆在十字架上,点燃后作为黑夜中的火炬… …”然而天理、天法注定了“善恶必报”,天降四场大瘟疫,蔓延罗马全境,每有一天成千上万人死亡,恐怖、尸臭和哀恸铺天盖地,西方大秦之罗马帝国崩溃了。残暴无忌的尼禄,自杀时年仅31岁。

众人皆知的希特勒,搞纳粹党一党专政,还要以法西斯统治全世界。实行种族灭绝政策,在德国以及其占领国领土上大量建造死亡集中营,对犹太人大屠杀。最后也未逃脱自取灭亡的下场。

自古就有一句名言: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纵观古今人类历史,行德政与施暴政,善恶昭彰,泾渭分明,尽供现代为政者借鉴与选择。

(三)

以德治天下之“治”,是治本之“治”,是治理之“治”,是人心服治之“治”。施暴政即搞专制之“制”,则是控制、限制、管制、压制、强制的“制”。靠军警、靠武力、甚至靠酷刑,那是“制”而不服的

中共却于当今世界,选择了“暴政”。它有一套完整的理论和所谓“辉煌60年”的实践,都充分证实了它是逆天理、反人类、无法无天的邪党。

在理论上,中共所遵循的是其祖师爷马克思的邪恶主义,这个邪恶主义有三大部分,全是搞“暴政”的歪理邪说。其一,是哲学:即“斗争哲学”,世界观是“与人斗其乐无穷”;其二,政治经济学:研究生产关系中,以“剩余价值”之说,得出剥削与阶级对立的结论,这便是无产者“革命”的理论根据。那么,“革命”、“继续革命”、“革命到底”;其三,科学共产主义:共产党,顾名思义,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最终实现共产邪恶主义的奋斗目标。无产阶级专政则是马的邪恶主义之精髓。

从实践上看,中共所谓的“辉煌的60年”,就是秉承“阶级斗争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60年,无辜整人的运动不断的60年,是中国大陆民众在“无产阶级专政”的“红色恐怖”下生灵涂炭的60年。

在中共“残酷斗争”的历史中,始终坚持的是“革命”。毛魁首的思想”中对“革命”二字有个解释:“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様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有谁要反对革命,就是阻挡历史车轮前进,是严重的政治犯”——“反革命

为强化其暴政,不断地搞“革人命”的运动。曾两次开展打击“反革命”,就是“镇反”和“肃反”;“土改”革地主、富农的命;“一化三改”革资本家、“小农”、“小业主”的命;“反右派”、“五七道路”又革知识分子的命;“反右倾”、“文化大革命”革革过命人的命;“社教“、“四清”、“割资本主义尾巴”革“老农”的命;“上山下乡”、“六四”革青年学生的命等等。为给“红色恐怖”震慑人心,曾给“地、富、反、坏、右”戴上“分子”的帽子,当作专政的活靶子,长期地践踏蹂躏,其子女也被称为“黑五类”狗崽子,一块跟着遭殃、受压制。

罄竹难书的是:中共革了中华民族传统道德的命,人不相信“善恶有报”,就没了“心法”约束,什么坏事都敢干,法律再健全也无用。特别是“文化革命”破四旧,不但是古典书画,连珍贵的文明古迹也一概捣毀。起“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来不知更惨倍,真可谓“史无前例,称中共是“反中华传统文明之首恶”,并不为过然而,中共一贯把自己打扮成“伟光正”,说“改革开放后又重新修缮了。”可那是为了欺瞒外人,哪还是炎黄祖先的真迹吗?!

共产邪党所做缺德之事,苍天有眼全有记载。中国的老人古语讲:“这是造孽啊!”从“土改”直到迫害法轮功,所有运动都是错误的。共害死八千万民众,年岁大点的人,2/3以上都挨过整,吃过恶党的苦头。邪党那个毛魁首,还大言不惭地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有人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可惜的是,你们说得还不够,还得要我们加以补充。” 这是什么“大救星”啊?!纯粹一幅杀人魔王的自画像!

笔者就亲身经历、见证了中共所谓“辉煌的60年”,实践体验和耳闻目睹了其暴政。至今还历历在目,惨烈至极,不堪回首。童年时,晚上不敢出屋,“土改”的斗争会,每天都有嚎叫之声和血腥气味笼罩夜空;“一化三改”时,(农业、手工业、私营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革”去了我家很多资产;“反右派”时,我在中等学校读书,两年获得全优生奖励,第三年却挨了批斗,尝到了被专政的滋味。虽未定性,也影响到继续升学和分配,之后又遭到冷眼看待,以至被“下放”;“三年人为的大饥荒”,真出了人吃人的惨况,我的小家靠吃“救命根”(打碗花根)有幸走过来;“文革”中清理阶级队伍时,父亲被打成“牛鬼蛇神”蹲牛棚;哥哥到农村“走五七道路”;侄子“知青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等等。总之,“红色恐怖”一直罩在大陆中国人的头上,很多人都落下了“恐惧症”,“一经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并把这种“恐惧症”遗传给子孙后代。

中共也讲“我们的权力是人民给的”,一向打着“为人民服务”、人民当家作主、“执政为民”、“以民为本”的旗号,什么人民政府、人民银行、人民大会堂,



Display: 1 - 1 of 1, Total Pages: 1    

Partners:  Dealone